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同阶段福建省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

发布时间: 2021-01-13      访问次数: 10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同阶段福建省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

张本钰叶源金君敏林丽华

1.福建师范大学心理学院福州 3500072.福建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3.福建医科大学健康学院

【摘要】 目的 探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应急状态和常态化2个阶段福建省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和渐变情况为有效开展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提供参考方法 采取整群分层随机抽样的方法20202617日和516262个时间段采用自编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问卷对福建省福建师范大学、福建农林大学、福建医科大学、福建中医药大学、龙岩学院5所高校的大学生进行网络问卷调查结果 疫情防控2个阶段分别有73.4%和71.4%的大学生表示情绪比较平静感动、开心等正性情绪人数比例有所上升害怕、伤心、愤怒、焦虑、自责、无聊等负性情绪人数比例有所下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χ值分别为181.03184.5613.17142.07415.028.665.08591.80P值均<0.05);疫情信息关注时间>1h的学生比例由63.24%降至25.76对新冠肺炎较为了解的学生比例由36.75%提升至68.742个阶段分别有86.58%和87.76%的大学生对疫情防控评价积极乐观与家人的关系更加亲密的比例由69.70%降至23.95睡眠质量好的学生比例由60.70%降至40.15作息不规律的学生比例由13.75%提高至23.8850.21%的学生认为疫情期间的网络教学效果一般结论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需要更好地引导大学生客观认识疫情防控的形势规律生活作息体验积极的情绪情感加强与外界的联结特别是处理好家庭亲密关系更好地提升心理健康水平

【关键词】 冠状病毒属;精神卫生;问卷调查;学生

【中图分类号】 B 844.2444647.8【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0-9817(2020)12-1896-04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中国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考验[1]。疫情给人们的生命安全造成重大威胁,对心理健康造成重大影响。有调查研究表明,大学生群体在应对疫情时易产生更加强烈的应激反应[2],需要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20205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的《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上下艰苦努力,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已从应急状态转为常态化[3]。表明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经历了应急状态和常态化防控2个阶段。在这2个阶段,个体心理反应也发生变化,表现出不同的特点。了解大学生在疫情防控工作不同阶段的心理健康状况和变化情况,对于高校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有针对性地开展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具有重要意义。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在202026—17日和516—262个时间段,采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对福建师范大学、福建农林大学、福建医科大学、福建中医药大学、龙岩学院5所高校的大学生进行调查。以专业和班级为单位,通过问卷星发放调查问卷。第1阶段的调查共发放2540份,收回2504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98.58。其中男生657名,女生1847名;福建省内生源2050名,福建省外生源454名。第2阶段共发放2700份,收回2647份有效问卷,有效率为98.03。其中男生717名,女生1930名;福建省内生源2021名,省外生源626. 本研究通过福建师范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准号:202001号)

1.2 方法2个阶段的调查均采用自编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问卷。该问卷参考心理健康自评问卷(Self Reporting Questionnaire 20-ItemRQ-20 [4] 、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5] 等标准化量表和SARS疫情期间的相关研究[6],并结合疫情防控不同阶段的实际编制而成。问卷调查内容包括一般人口学资料(性别、年龄等)、正性情绪、负性情绪、对新冠肺炎认知程度等,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的调查问卷加入了在线学习调查的模块。问卷编制时邀请8位专家讨论,并对30名学生进行了初测,在此基础上对问卷进行了修正。本研究中的量表Cronbach α系数为0.81,分半信度为0.76

1.3 统计分析 使用SPSS  25.0软件完成数据统计分析。人数比率采取百分率进行描述,百分率的比较采用并对疫情防控两个阶段大学生情绪状态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检验水准 α0.05


2 结果

2.1 大学生情绪渐变情况

2.1.1 正性情绪 在疫情防控的2个阶段,均有超过70的大学生表示情绪比较平静。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大学生正性情绪显著提升,表示开心的大学生由16.98提升到33.32。见表1

2.1.2 负性情绪 感到无聊、焦虑、愤怒、害怕、伤心等负性情绪的大学生占比均降低。值得关注的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感到焦虑和无聊的学生仍超过20%,甚至还有16.97担心自己被感染以致于影响正常作息。对SAS结果分析发现,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全体学生、男生和女生的焦虑水平均低于疫情防控应急状况,全体学生在两阶段得分的均值分别为(31.83±3.97)(23.12±2.94),男生在两阶段得分的均值分别为(31.63±4.43)(22.83±3.20),女生在两阶段得分的均值分别为(32.11±3.67)(23.26±2.81)(t值分别为83.4076.8542.46,P值均<0.01)。

2.1.3 情绪控制感 在疫情防控应急状况和常态化阶段,表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会因事情超出自己控制能力而感到愤怒的学生比例由18.17%(455名)降低至3.98%(105名)。表示自己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会感到神经紧张或“快被压垮了”的学生比例由10.90%(273名)降低至6.35%(169名)。2个阶段分别有40.40%(1012名)和36.41%(964名)的大学生表示容易受身边人影响而产生紧张和担忧情绪。

2.2 大学生认知渐变情况

2.2.1 对新冠肺炎认知程度 在疫情防控应急阶段,对新冠肺炎较为了解的学生比例仅为36.75%(920名)。对新冠肺炎的了解和传播风险的感知作为压力源增加了焦虑风险,58.74%(1471名)的大学生总是担心自身或家人会受传染;在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对新冠肺炎较为了解的学生比例提 升 为68.74%(1819名),担心自身或家人会受传染的学生比例降 至11.37%(301名).

2.2.2 对疫情防控的评价 无论是疫情防控应急阶段还是常态化阶段,大部分的学生对疫情防控表示“有信心”,对于应急状况有86.58%(2168名)的大学生表示“有信心”,常态化阶段上升到87.76%(2323名)。2个阶段分别有10.90%(273名)和8.42%(223名)的大学生对疫情防控持比较消极的态度。

调查显示,随着疫情防控的发展,大学生对作息规律、锻炼身体、重视家庭、重视卫生、信任国家治理能力、参与志愿工作方面认识显著提升,2个阶段各变量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值均<0.05)。见表2。

2.3 大学生行为表现渐变情况

2.3.1 关注疫情信息时间 花费>1h的时间关注相关信息的学生比例由疫情防控应急阶段的63.26%(1584名)降低至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的25.76%(682名),花费2h以上的时间关注相关信息的学生比例由22.33%(559名)降低至6.64%(170名)。

2.3.2 网络学习评价 大学生在疫情常态化阶段的学习主动性比疫情防控应急阶段有所提升,很难主动去开始学习的学生比例由40.89%(1024名)降低至27.28%(722名),大多时候都无所事事的学生比例由38.22%(957名)降低至25.28%(669名)。在网络教学效果的评价上,50.21%(1329名)的学生认为疫情期间的网络教学效果一般,12.96%(343名)认为网络教学效果较差;28.90%(765名)的学生不太能够适应网络教学,38.91%(1030名)的学生表示适应情况一般。

2.3.3 人际联结 个体的焦虑、恐惧情绪更倾向于通过增强人际联结获得支持。经历疫情防控后,23.95%(634名)的大学生表示与舍友的关系更加融洽.在疫情防控应急状况阶段,有69.70%(1745名)的大学生表示与家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但在疫情常态化阶段,该比例降到23.95%(634名)。

2.3.4 睡眠质量与作息规律 疫情常态化阶段大学生睡眠质量显著降低,认为睡眠质量好的学生比例由60.70%(1520名)降低至40.15%(1063名).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51.76%(1296名)的学生认为自己的睡眠质量一般,8.10%(203名)学生认为睡眠状况较差。将作息是否规律与睡眠质量评分进行相关性分析,发现两者呈正相关(相关系数r=0.30,P<0.05)。两个阶段作息不规律的学生比例由13.75%(344名)提高至23.88%(632名),其中有72.15%(456名)的学生是因为晚睡导致的作息不规律。


3 讨论

苏斌原[7]2020129日—336278名心理援助热线平台的求助者进行了在线评估,并推断疫情下民众的心理危机反应可能会经历恐慌期、防御期、适应期和恢复期4个阶段.当前,我国已经进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压力源虽然存在,但强度和破坏性降低,大部分大学生进入疫情防控压力应对的适应期。与疫情防控应急状况下相比,大学生的整体心理健康水平出现了显著的提升。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疫情防控的2个阶段大学生情绪整体平静,表明大部分大学生受疫情影响能保持理性平和的心态。一方面可能是大部分被调查的大学生不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另一方面表明大学生对党和政府防控疫情充满信。与疫情防控应急状况相比,疫情防控常态化大学生正性情绪有所上升,负性情绪有所降低,情绪控制感有所增强。主要是疫情防控取得较大的成效,疫情导致的压力源强度和破坏性降低导致。值得注意的是,虽SAS的得分显著下降,但有焦虑情绪的大学生比例下降幅度不大,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仍有20%的大学生感到焦虑,与郑晨等[8]研究结果一致。有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人群焦虑患病率为7.6%,18.32%的大学生存在焦虑问题[9-10]。一方面表明疫情的压力对大学生造成一定程度上影响,另一方面表明有焦虑人格特质或焦虑症的大学生在疫情防控的2个阶段都容易感受到焦 虑[11-12]。感动是个体受到外界事物影响后产生共鸣的一种情感,既有即时性、情境性和强烈性特点。本研究调查发现,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被感动的大学生占比有所下降,主要与在疫情防控应急状态下让大学生感动的人或事较多有关。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大学生对新冠肺炎病毒的了解还有待于加强,2个阶段分别只有36.75% 和68.74%对新冠肺炎较为了解.对新冠肺炎病毒知识和传播途径的了解程度能调节大学生的焦虑水平[13],提示高校要进一步加强新冠肺炎知识的普及率。疫情防控的2个阶段分别有86.58%和87.76%的大学生对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有信心,疫情防控也使大学生对国家的治理能力、作息规律、运动健身、个人卫生、家庭关系、服从大局等方面有了更加积极的认识,表明大部分大学生在疫情影响下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但仍有小部分大学生对战胜疫情缺乏信心、生活满意度不高、持悲观消极的心态,需要高校加强教育引导,有针对性地提供疫情科普、心理疏导,及时解决大学生的实际困难和心理困惑,增强疫情防控的信心。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相比疫情防控应急阶段,疫情常态化阶段大学生与家人的关系更加亲密的比例出现大幅度下降。一方面是在疫情防控应急状况,焦虑、恐惧感更容易增加家庭的亲密度;另一方面由于长时间居家,有一些没能很好地处理亲子的联结与分离、亲子沟通不顺畅的家庭容易出现亲子问题。

本研究调查结果显示,超过50%的学生认为在线 教学效果一般或者较差,部分学生不能够适应在线教学。影响在线教学的因素很多,在线教学平台、教师的教学操作、师生互动、学生自我管理等因素都会影响在线教学的效果[14]。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模式也将成为常态,提升在线教学效果任重道远。高校要搭建高质量的在线教学平台,加强教师教学管理;教师要调动学生学习的学习自主性,加强与学生的互动,做好教学过程性评估,及时给予适当的干预,促进学生深层次学习,进一步提升在线教学效果[15]。大学生要增强在线学习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努力克服在线学习的弊端,提升在线学习的效果。

适应是个体面对环境变化之后自行调整的一个过程。疫情防控下大学生的学习模式、生活环境、人际模式、作息规律都发生了改变,需要更好地引导大学生客观认识疫情防控的形势,规律生活的作息,体验积极的情绪情感,提升学习效率,加强与外界的联结特别是处理好家庭亲密关系,增强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安全感、价值感、有序感、行动感,更好地提升心理健康水平。



参考文献

[1]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2020-06-07.

[2] 朱小林,刘丹,闫芳,等.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学生与员工的心理健康状态[].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20346):549554.

[3]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Z].2020-05-07.

[4]  江新会,王桢,王筱璐,等.心理健康自评问卷在地震灾区学生中使用的信效度[].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0244):313-317.

[5] 汪向东,王希林,马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修订手册:增订版[]. 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

[6] 童辉杰.“非典(SARS)” 应激反应模式及其特征[J].心理学报,20041):103-109.

[7] 苏斌原,叶苑秀,张卫,等.新冠肺炎疫情不同时间进程下民众的心理应激反应特征[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3):79-94.

[8] 郑晨,吴淑琴,王岑,等.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湖北省居民心理健康状况调查[].中国公共卫生,2020365):657-660.

[9] HUANG YWANG YWANG Het al.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J].Lanc Psychiatry201963):211-224

[10] 张皓,胡珺晖,刘泽豫,等.大学生心理因素与慢性腰背痛的相关性分析[].中国矫形外科杂志,20192723):2153-2157.

[11] 苏霞,王树青.大学生的人格特质与焦虑的关系:中介效应与调节效应[]. 中国特殊教育,20145):81-86.DOI10.3969/j.issn.1007-3728.2014.05.013.

[12]  李静,喻永婷,高晓彩,等.危机事件下个体焦虑情绪与人格特征的关系[].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394):617-619.

[13]  王一,高俊岭,陈浩,等.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期间公众媒体暴露及其与心理健康的关系[].复旦学报(医学版),2020472):173-178.

[14]  胡小平,谢作栩.疫情下高校在线教学的优势与挑战探析[].中国高教研究,20204):18-2258.DOI10.16298/j.cnki.1004-3667.2020.04.04.

[15]  穆肃,王孝金.在线学习中深层次学习发生策略的研究[].中国远程教育,201910):29-3993.


【基金项目】2020年度高校思想政治工作队伍培训研修中心(福建师范大学)委托课题(SZZX202010);福建省中青年教师教育科研项目(JAS180134

【作者简介】 张本钰(1977- ),男,福建三明人,硕士,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心理咨询。

【文章来源】中国学校卫生 202012月第41卷第12Chin J Sch HealthDecember 2020Vol.41No.12

网络首发地址: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34.1092.R.20201218.0956.017.html